一文读懂深脑链 DBC:无限扩容的分布式高性能算力网络

2021年12月30日大约 12 分钟

一文读懂深脑链 DBC:无限扩容的分布式高性能算力网络

From: 36 氪 :https://36kr.com/p/1253772390861320

Odaily 星球日报 · 2021-06-04

银河算力竞赛在即,为期 1 个月,奖金超 1 千万人民币。

计算、存储、网络传输,系云计算的“三驾马车”。围绕这三大核心环节的重大技术创新,往往会引起互联网界之外的关注,带来持久性的破圈效应。如 5G 技术,可实现网络传输速率的数十倍增长。又如 2020 年终于落地的 IPFS 技术(星际文件系统),因致力于将全球网络的数据分布式存储,而被视作解决数据存储安全等问题的创新方案。

而在计算领域,成立于 2017 年 11 月的深脑链 DBC,因近期的主网上线和银河算力竞赛活动,再次被业内所关注。深脑链定位于可无限扩容的高性能分布式算力网络,以 GPU 算力为依托,借助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,实现开放式运作,并为全球各行各业精准匹配高性能算力资源。

一、做 AI 成本过高,背后隐藏着 GPU 算力赛道的创业机会

为何选择服务人工智能领域?回看深脑链的创业历程,便不难理解其团队对这一未来需求的预判和把握。

深脑链创始人何永 2008 年本科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计算机专业、中间短暂在中科院,后来到华东师范大学生物信息学硕博连读(2010 年开始辍学创业)。据何永介绍,其本人一直对人工智能技术情有独钟,读研期间主要研究方向是用人工智能技术做基因数据分析,较早涉足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研发。

2011 年,何永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创业,先后拿了奇虎 360、戈壁、京东和金沙江创投超过 800 万美金的投资,并于当年年底发布了智能语音助手——智能 360。2014 年,何永又带领团队发布了支持全球首个语音交互的人工智能音箱——小智超级音箱,比亚马逊 Echo 早半年,比百度的小度音箱还早 3 年。

不过,在人工智能领域创业,往往需要高价购买 GPU 算力,此外还需在模型训练和计算上付出大量成本。据何永介绍,目前市面上 GPU 机器最低 4 至 5 万,贵一些的 100 万元也不罕见,比如 2016 年的 Alphago 一次训练模型就需要几十万美元,2020 年的 GPT-3 一次模型训练要高达数百万美金。高昂的启动成本困扰着绝大多数人工智能领域创业者。

因此,在深耕人工智能领域时遇到的实际痛点,成为了何永成立深脑链的最直接动因。2017 年,区块链技术热潮下,何永尝试将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结合,以降低人工智能所需海量计算的成本,并由此创办了深脑链。

听上去,深脑链的服务对象有些窄。但在何永眼中,GPU 算力昂贵的背后,是其凭借更强大的性能逐渐替代 CPU 算力的趋势。

对此,何永做出了进一步解释:

从应用角度看,CPU 主要用于复杂逻辑计算,而 GPU 作为具备数百或数千个内核的特殊处理器,可进行大规模并行计算,更适用于视觉渲染、深度学习算法。GPU 早期用于大型游戏的图形显示处理,与 CPU 的逻辑计算相比,GPU 的暴力计算方式速度更快,且计算成本不到 CPU 的十分之一。

从宏观环境看,GPU 算力已被广泛应用到人工智能、云游戏、自动驾驶、气象预测、宇宙观测等众多需要处理海量数据的行业。目前全球 90%以上的超算中心已经采用 GPU 进行计算。另外,GPU 服务器每年出货量以 50-60%的速度成长,而 CPU 服务器市场则趋于平缓甚至有所下滑。

由此判断,全球计算产业已进入以 GPU 为代表的的高性能计算时代。据咨询公司 IDC 预测,2023 年中国 GPU 服务器市场规模可达 300 亿元,2024 年约达到 450 亿元。知名 AI 机构 Tractica 预测,人工智能驱动的硬件和软件基础设施全球市场总量在 2025 年增长至 1154 亿美元。其中,AI 云计算基础设施占比将达到 70%。GPU 算力驱动的高性能计算和人工智能产业,将在近几年迎来爆发潮。

因此,在何永眼中,这一大趋势下潜藏着巨大需求——一个服务于全球高性能计算需求的产品。而深脑链的长远目标,是完成其中 30%的全球市场占有率。

二、区块链主网和高性能算力网络,撑起深脑链的野望

但是,想构建这样的产品尚存两大难点:一是拥有全球范围的服务能力,二是需要强大的算力资源做支撑。

首先看第一点。在现实中,即便是顶级的云算力服务提供商,如阿里云、腾讯云等,也很难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。究其原因,对于这些中心化的算力服务商而言,提供全球范围服务的障碍并不在于技术能力本身,而是信任难题。

比如,阿里云曾在 2018 年被美国限制。大多主权国家往往会对境外云计算服务商在本国的扩张感到紧张。这不只会威胁到本土数据安全,甚至可能在网络计算领域被对手“卡脖子”。

对此,深脑链的解决方案是引入区块链技术,一来通过算力上链和分布式配置终端,深脑链作为平台方不掌握任何一台机器的控制权;二来以智能合约的形式配给算力资源,其中涉及到的代币质押和资源贡献均在链上可查,不受人为操纵,平台运转天然去信任化、去国界化。

再看第二点。深脑链愿景中的高性能分布式算力网络,其背后的硬件支撑是 GPU 算力资源。目前主流的云计算服务商,通常是将算力相对封闭地集中在以 CPU 为核心的几十万台服务器组成的多个数据中心,以此源源不断地为全球网络提供运算服务。随着网络需求的指数级增长,这些数据中心必须随之扩容或扩建。

而深脑链基于区块链技术,允许遍布全球的 GPU 算力服务器成为其节点,以此借力,最终连接成一个开放且不断扩容的网络,任何达标的节点均可以在深链链的网络中贡献算力、获取收益。

深脑链创始人在进行分享

换而言之,深脑链将 GPU 算力资源这一重资产,外包给了全球节点。轻资产运作之余,还顺便解决了主流云计算厂商的心头之患——单点风险。因为任一节点瘫痪,不会影响到整个网络的运行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腾讯、阿里等巨头不计成本将大数据中心迁移至贵州省,也有看重其远离地震带、地质稳定的原因。

从商业模式上,何永比喻道,深脑链类似于高性能算力网络中的“滴滴”:算力供给方相当于车主,需求方相当于乘客,而不一样的是深脑链底层是区块链技术,而不是传统的互联网技术。

那想成为“算力车主”需要怎样的条件呢?以供给方角色进入深脑链生态对应着一定门槛:

普通用户首先需要有符合深脑链算力网络的 GPU 服务器,同时要将这些 GPU 服务器部署在 T3 级别以上的 IDC 机房保证稳定性,并此基础之上将 DBC 软件装入服务器,即可接入 DBC 算力网络。此外,用户也可以通过矿池接入 DBC 算力网络,或者质押 DBC 参与超级节点选举和投票挖矿。

从技术架构上,深脑链包含了两个核心部分:高性能算力网络和区块链主网。二者的关系,类似于 IPFS 和 Filecoin,即底层技术架构和激励层。另一个架构与故事类似的明星项目是 DFINITY。但互联网计算机 DFINITY 主要由 CPU 算力驱动,和深脑链的目标市场群体不太一样。深脑链可服务于高性能计算需求,如人工智能、云游戏和深度学习等,DFINITY 则主要致力于实现大众化网络应用需求的区块链化,如将资讯网站、聊天软件等去中心化。

三、开放性网络拓宽应用范围的边界,可与传统玩家形成互补之势

与 IPFS 上线前后,官方为奖励全球节点贡献存储空间而推出太空竞赛(大矿工竞赛)相同的是,深脑链将于今年 7 月推出银河算力竞赛,持续一个月时间,并推出 1.3 亿 DBC(现价值超过 1 千万人民币)的总奖金,激励更多 GPU 算力拥有者加入深脑链网络。

何永对星球日报透露,目前积极参与本次银河算力竞赛的算力池有超过 100 家。另外,从 2019 年至今,深脑链人工智能开发者用户已经覆盖了国内外 500+高校。不少开设 AI 专业的高校都有老师或同学正在使用深脑链网络的 GPU 算力,应用场景涵盖云游戏、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、区块链、视觉渲染。目前,已有包括聪图云、1024lab、深度之眼等 50 多家 GPU 云平台搭建在深脑链网络上,其中仅仅聪图云的一个云游戏领域客户今年下的新订单就超过 10000 块 GPU。后期深脑链还会加大对算力提供者部署 GPU 云平台的支持力度,包括通过基金会予以经费支持。

深脑链应用场景

但这些,也只是实现深脑链宏愿的第一步,高度的开放性决定深脑链的边界,未来还将不断被拓宽。

从本质上看,深脑链处在链接全球高性能算力供需双方的中间环节,并由此形成了完整的生态网络,其通证 DBC 就是生态内的燃料。何永分析表示,DBC 价值预期来自于海量供需双方的使用需求和通缩模型。首先,算力供给方需质押 DBC,而算力需求方需用 DBC 缴纳租金;其次,网络中一切交易均以 DBC 进行结算;最后,所有租金全部销毁。可见,深脑链通过提高利用率、销毁流通量的方式塑造 DBC 通证价值。

除了对算力贡献者进行激励并构筑开放式利益共享体系外,深脑链与阿里云等主流云计算厂商的另一显性区别在于,深脑链的机制设计天然适用于蓬勃兴起的边缘计算需求。随着 5G 等新技术的普及,自动驾驶、云游戏、摄像头识别和物联网设备数据分析等边缘计算需求猛增。

这类应用场景的核心诉求是即时性和低延迟,试想下一台自动驾驶的汽车在遇到突发情况时,延迟几秒进行调头、减速或拐弯等操作,会造成怎样惨烈的后果。而传统的云计算厂商凭借若干个分散在偏远地区的超大型、集中化的数据中心,很难满足不同属地的就近计算需求。而深脑链未来遍布全球的算力网络,可自动转化为满足就近计算需求的城域节点、边缘节点,填补传统云计算厂商的空位。

何永认为,尽管传统玩家已经将资源重点倾斜到高性能算力版块,但深脑链和传统云厂商也并非竞争关系,正如后者也能为 Filecoin 贡献大量存储资源,阿里云等也可以通过在深脑链上贡献算力资源获取收益,并且在无需在某个城市部署节点的前提下,通过深脑链为当地边缘算力需求方通过支持,最大化减低服务成本。

目前,这一模式已经得到验证,一部分云厂商已经与深脑链展开深度合作。何永总结,未来,深脑链和这些云厂商会形成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。

何永还表示,深脑链团队已在人工智能和高性能计算赛道研磨 10 年,但由于业务模型复杂、理念超前以及技术性太强,并不为区块链从业者所理解。DFINITY 则因选择较为简单的大众化网络计算领域,而被业内所熟知。但深脑链的目标市场,是 DFINITY 的 5 到 10 倍甚至更多。所以,何永相信当市场规模足以证明深脑链业务逻辑时,深脑链的理念或将成为业内的主流。

Loading...